首页 > 地摊新闻展会资讯 > 青丝熬成白发 郑州夫妻摆地摊寻女13年终团聚

青丝熬成白发 郑州夫妻摆地摊寻女13年终团聚_资讯标题

地摊货批发网 / 2016-11-09

今年4月,记者采访钱爱芬一家时,这位母亲说起孩子丢失时的情景,流下悔恨的泪水。

“就像电影《失孤》中所表达的那样——不是看到希望才坚持,而是因为坚持了才会看到希望……”

十多年来,钱爱芬夫妇一直不敢搬离,在孩子失踪的路口摆摊等孩子回家。

记者 李一川 文 洪波 摄影

核心提示丨“我想,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努力去做了就会有回报的。但是我们要是不去做,就永远找不到女儿了!”失女后,青丝熬成白发的钱爱芬正是靠此信念找到了失散13年的女儿“贝贝”。女儿丢失时,年仅1岁半。

为寻女,钱爱芬夫妇在女儿失踪的路口摆地摊一摆就是十多年,为引人关注,他们扮过蜘蛛侠和小丑,一边逗人欢笑一边散发寻人传单……2016年4月18日,大河报A14版报道了钱爱芬夫妇的寻女历程,引发极大关注。在社会各界的帮助及无数机缘巧合下,孩子终于回到了亲生父母的怀抱……

孩子意外走失,改变了一家人的生活轨迹

“我真后悔当时去上厕所。当时为啥不给亲戚多交代一声?”钱爱芬说,这种假设与自责足足陪伴了她十多年。

“那天中午12点,家里亲戚来串门,我急着去厕所,把妞妞留下就出去了,没想到孩子就这么不见了……”如今44岁的钱爱芬讲述着2003年12月8日发生的事情,在郑州二七广场东侧不足100米,西大街和延陵街交叉口,孩子丢了。

她说,后来向别人打听,有人看见两男一女推着一辆电动车,妞妞哭着坐在车上,一路向东走了。

“发现孩子不见后,我们就报了警。之后还发动家人朋友在附近寻找,2小时后我们把打印出来的寻人启事四处张贴,民警和亲朋好友找了附近每一个小巷。”钱爱芬的丈夫陈代军回忆说。

随后,整个家庭一下子就陷进了黑暗,家里没有了笑声。当时怀有身孕的钱爱芬除了整日哭泣,还在郑州满世界的“疯找”,希望奇迹能够出现。

“因为想妞妞,开车常走神,没办法只能转让了自己的轻型卡车”,曾在一家快运公司开车送货的陈代军告诉记者。害怕孩子回来找不到“家”,他们就在路口弄了个卖麻辣串的小摊,一守就是十多年。

“哪怕后半辈子全搭进去,也要找到闺女!”

十三年了,钱爱芬说自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一天心里都在流血。用她的话说:“我后半辈子全搭进去,也要找到闺女。不找我心里憋得慌,只有不停地找,才好受些。”找女儿这么多年,钱爱芬青丝熬成白发。

“女儿丢时,爱芬还怀着身孕。当时她脖子上挂着寻人牌在西大街上一跪就是一整天,让人心疼啊!”钱爱芬的姑姑陈柳枝含泪回忆说。

四处张贴的寻人启事,也时常会有人反馈信息。根据线索,陈代军夫妇和亲友跑了河北、江苏、四川等多个省份。总是希望而去,失望而归……“也有提供线索的人,兜兜转转总是开口要钱。为了能找回孩子,我们都不知被骗了多少回。”陈代军回忆说,可即使如此,他依然会接每个电话,生怕漏掉任何一个。

为求关注扩大影响,钱爱芬夫妇俩还学会了用手机发微博、发微信。陈代军微信的头像,一直是女儿的头像。几年前,他还花钱让人制作扑克牌,把女儿的头像印在上面。近几年,钱爱芬夫妇俩还加入了宝贝回家爱心联盟。这是一群来自破碎家庭的父母,他们相互抱团取暖。钱爱芬两口经常参与组织的各种寻子活动,到各地做宣传。为引人关注,他们扮过蜘蛛侠、小丑,一边逗人欢笑一边散发传单……

“寻亲中,经常需要警方出具的信函,而郑州市公安局商城路分局案侦大队的民警总是第一时间帮我办手续!”陈代军说,在此过程中,他们两口的血样也录入打拐DNA信息库。

除了“找”,还有等。为了能“等”孩子回家,夫妇俩一直不敢搬离原来的地方。十几年来,夫妇俩带着两个孩子搬了4次家,都在这条街上,方圆范围没超出50米,用陈代军的话说,就是楼上楼下、路东路西地搬。

火车上的一位热心人曾提供关键线索

今年4月份,大河报开辟出一个图片专版,名为《大河视界》。该栏目前4期均为公益寻人。当时,记者洪波负责此版面采写。“与陈代军夫妇取得联系很偶然……”谈起那期报道时,洪波说,当时一位寻亲志愿者给他提供了多位失子家庭的联系方式,他就按名单打过去。当时前几个人均因各种原因未能受访,遂联系上了陈代军。

4月18日,大河报A14版报道了此事。报道刊发后,引发社会极大关注。“当时报纸上留的是我的手机号。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每天都要接到上百个提供寻人线索的电话。”洪波回忆说。

来电中,一个许昌大姐的来电最让人关注。该大姐来电说,13年前,来郑开会的她和几个同事乘火车时,应该碰到过被拐的小女孩。据她讲述,乘火车时,一个老头抱着一个1岁多的女孩坐在自己对面,“女孩当时冲我喊了几声 妈妈 。十几年来,这个细节时常在我脑海闪现,为此我一直深处内疚之中,后悔自己当时为何没报警。”

多次电话沟通,钱爱芬发现许昌大姐乘火车的那个时间点,贝贝只会喊“妈妈”、脖子中系着米黄色围巾等诸多细节,都能一一照应。电话里,许昌大姐还提供了一个关键的线索,那就是当时抱孩子的老头操着驻马店上蔡一带的口音。“而当我们提出想见面了解更多细节时,她却始终不愿意。”陈代军说。

越不愿见面,钱爱芬夫妇越感觉疑惑,遂向商城路分局案侦大队民警求助。民警通过一系列外围调查,最终排除了许昌大姐的作案嫌疑。

随后,钱爱芬夫妇立刻赶往上蔡县寻找女儿。可要想在拥有150万人口的上蔡县找到一个不知身处何处的女孩,如“大海捞针”。

后来,钱爱芬发现庙会是一个方便打听各类信息的地方,就以上蔡县塔桥镇为中心四处打听。为找女儿,她先后在此镇住了四五个月。晚上经常是在商店门口台阶上对付一宿,偶尔去住镇上十多元钱的小旅馆。后来,他们才得知此处与女儿被收养的地方近在咫尺,仅相隔十几里地。



[ 相关下载 ]
下一篇:为什么规划好的摊位不用偏要堵道摆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