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摊新闻展会资讯 > 郑州夫妻摆摊寻女13年 找到女儿后一家抱头痛哭

郑州夫妻摆摊寻女13年 找到女儿后一家抱头痛哭_资讯标题

地摊货批发网 / 2016-12-02

导读:

“我想,这个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事情努力去做了就会有回报的。但是我们要是不去做,就永远找不到女儿了!”女儿失踪后,青丝熬成白发的钱爱芬正是靠此信念找了失散13年的女儿。女儿丢失时,年仅1岁半。

为寻女,钱爱芬夫妇除了坚守女儿失踪路口10多年,住窝棚,摆地摊外,他们还满世界的“疯找”。为引人关注,他们扮过蜘蛛侠和小丑,一边逗人欢笑一边散发传单,嘴角的欢笑与内心苦涩交织成痛心的情感折磨。

上天是眷顾含泪坚持的人的。2016年4月18日,大河报A14版以《“我姐姐是黑桃”》为题报道钱爱芬夫妇的寻女历程,引发极大关注。在社会各界的帮助及无数机缘巧合下,原本两条平行线的钱爱芬和驻马店上蔡县一初中女生产生交集,他们的人生轨迹再次转向……

失踪

“贝贝丢了,整个家就塌了,一下子就陷进了无尽的黑暗之中。家里没有了笑声,代替它的只有哀叹和无言的泪水。”

女儿意外走失

改变了两口人生轨迹

“我真后悔当时去上厕所。当时,为啥不给亲戚多交代一声?!”钱爱芬说,这种假设与自责足足陪伴了她十多年。为此,她精神已近抑郁,经常是成晌不愿说一句话。

“那天中午12点,家里亲戚来串门,我急着去厕所,把妞妞留下就出去了……”如今44岁的钱爱芬讲述着2003年12月8日发生的事情。一个令她刻骨铭心的日子,“因为天冷……我特意给妞妞加了一条小围巾,戴了个红帽子。”

大约20分钟后,有人看见两男一女推着一辆电动车,妞妞哭着坐在车上,一路向东走了。郑州二七广场东侧不足100米,西大街和延陵街交叉口,孩子就在这里不见了。

郑州夫妻摆摊寻女13年 找到女儿后一家抱头痛哭

“发现孩子不见后,我们就报了警。之后还发动家人朋友在附近寻找,2小时后我们把打印出来的寻人启事四处张贴!当时除了民警在帮忙找,我们的亲朋好友也都被发动,找了附近每一个小巷。”钱爱芬的丈夫陈代军回忆说。当时,二七广场方圆2公里到处都留下了两口撕心裂肺的呼叫声。

随后,整个家庭一下子就陷进了黑暗,家里没有了笑声。当时怀有身孕的钱爱芬除了整日哭泣,还在郑州满世界的“疯找”,希望奇迹能够出现。

郑州夫妻摆摊寻女13年 找到女儿后一家抱头痛哭

“因为想妞妞,开车常走神,没办法只能转让了自己的轻型卡车”,曾在一家快运公司开车送货的陈代军告诉记者。害怕孩子回来找不到“家”,他们就在路口弄了个卖酸辣粉、麻辣串的小摊,一守就是十多年。十几年来,夫妇俩带着两个孩子搬了4次家,都在这条街上,方圆没超出50米范围。

“哪怕后半辈子全搭进去,也要找到俺闺女!”

十三年了,钱爱芬说自己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每一天心里都在流血。用她的话说:“我后半辈子全搭进去,也要找到闺女。不找我心里憋得慌,只有不停地找,才好受些。我怕停下来,人真的会疯掉”。找女儿这么多年,钱爱芬青丝熬成白头。

“贝贝丢时,爱芬还怀着身孕。当时她脖子上挂着寻人牌在西大街上一跪就是一整天,让人心疼啊!”钱爱芬的姑姑陈柳枝含泪回忆说。

四处张贴的寻人启事,也时常会有人反馈信息。根据线索,陈代军夫妇和亲友跑了河北、江苏、四川等多个省份。总是希望而去,失望而归……“也有提供线索的人,兜兜转转总是开口要钱。为了能找回孩子,我们都不知被骗了多少回。”陈代军回忆说,可即使如此,他依然会接每个电话,生怕漏掉任何一个。

郑州夫妻摆摊寻女13年 找到女儿后一家抱头痛哭

为求关注扩大影响,钱爱芬夫妇俩还学会了用手机发微博、发微信。陈代军微信的头像,一直是一张“黑桃A”。那是几年前,他花钱参与制作的寻人扑克牌。寻亲扑克牌中,他们所丢失的女儿陈贝贝是黑桃A。近几年,钱爱芬夫妇俩还加入了宝贝回家爱心联盟。这是一群来自破碎家庭的父母,他们相互抱团,互相取暖。钱爱芬两口经常参与组织的各种寻子活动,到各地做宣传。为引人关注,他们扮过蜘蛛侠、小丑,一边逗人欢笑一边散发传单……

“寻亲中,经常需要警方出具的信函,而郑州市公安局商城路分局案侦大队的民警总是第一时间帮我办手续!”陈代军说,在此过程中,他们两口的血样也录入打拐DNA信息库。

郑州夫妻摆摊寻女13年 找到女儿后一家抱头痛哭

除了“找”,还有等。为了能“等”孩子回家,夫妇俩一直不敢搬离原来的地方。十几年来,夫妇俩带着两个孩子搬了4次家,都在这条街上,方圆没超出50米范围,用陈代军的话说,就是楼上楼下、路东路西地搬。

就像电影《失孤》中所表达的那样 不是看到希望才坚持,而是因为坚持了才会看到希望。坚持,加上无数热心人的助力,终于让钱爱芬夫妇的寻子之路现转机……

13年前火车上的偶遇

让钱爱芬与女儿仅相隔十几里地

今年4月份,大河报开辟出一个图片专版,名为《大河视界》。该栏目前4期均为公益寻人。当时,记者洪波负责此版面采写。“与陈代军夫妇取得联系很偶然……”谈起那期报道时,洪波说,当时一位寻亲志愿者给他提供了多位失子家庭的联系方式,他就按名单打过去。当时前几个人均因各种原因未能受访,遂联系上了陈代军。

4月18日,大河报A14版以《“我姐姐是黑桃A”》为题报道了此事。报道刊发后,引发社会极大关注。“当时报纸上留的是我的手机号。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每天都要接到上百个提供寻人线索的电话,几近崩溃。”洪波回忆说。

郑州夫妻摆摊寻女13年 找到女儿后一家抱头痛哭

来电中,一个许昌大姐的来电最让人关注。该大姐来电说,13年前,来郑开会的她和几个同事乘火车时,应该碰到过被拐的小女孩。据她讲述,乘火车时,一个老头抱着一个1岁多的女孩坐在自己对面,“女孩当时冲我喊了几声‘妈妈’。十几年来,这个细节时常在我脑海闪现,为此我一直深处内疚之中,后悔自己当时为何没报警。”

多次电话沟通,钱爱芬发现许昌大姐乘火车的时间,贝贝当时只会喊“妈妈”,脖子中系着米黄色围巾等诸多细节,都能一一照应。电话里,许昌大姐还提供了一个关键的线索,那就是 当时抱孩子的老头操着驻马店上蔡一带的口音。“而当我们提出想见面了解更多细节时,她却始终不愿意。”陈代军说。

越不愿见面,钱爱芬夫妇越感觉疑惑,遂向商城路分局案侦大队民警求助。接到求助,民警通过一系列外围调查,最终排除了许昌大姐的作案嫌疑。

就像抓到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钱爱芬夫妇立刻赶往上蔡县。

可要想在拥有150万人口的上蔡县找到一个不知身处何处的女孩,如“大海捞针”。钱爱芬说,她逢人就问“有没有附近谁家在郑州做生意,十多年前领回家一个小女孩?”别人都把她当精神病人。

后来,钱爱芬发现庙会是一个方便打听各类信息的地方,就以上蔡县塔桥镇为中心四处打听。为找女儿,她先后在此镇住了四五个月。晚上经常是在商店门口台阶上对付一宿,偶尔去住镇上十多元钱的小旅馆。后来,他们才得知此处与女儿被收养的地方近在咫尺,仅相隔十几里地。

知情人的来电

让失踪13年的贝贝“浮出水面”

上天是眷顾含泪坚守的人的。

10月30日,就在钱爱芬还在塔桥镇四处找寻女儿时,一个来自驻马店的电话让寻亲画上了句号。“那男子说看到报道后,觉得自己邻村的女孩应该就是俺闺女!当时我感觉他在开玩笑,因为类似的电话我不知道接了多少个!”陈代军回忆说。

当男子将一个女孩的照片传过来时,陈代军两口激动了。因为,照片中的女孩和他大女儿长的太像了,简直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顺着知情人提供的线索,陈代军和钱爱芬两人立即赶到上蔡县蔡沟乡一个村庄探访照片中的女孩。

“我们当时没有贸然去那户人家认亲,而是先在村里打听,确认这个村里的李某家的确有个十四五岁的女孩,正在上学。听到孩子正上学,我揪了13年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因为知道孩子很好就可以了。”钱爱芬回忆说。

揣着极其复杂的心情,11月4日早晨8时许,陈代军独自走进李某家中。他进院后,一中年男子和他打个照面后就欲外出。

“恁家是不是13年头里从郑州抱回一个小妞?”陈代军当时开口就问。

当时,男子点了下头。随后,陈代军拉其进屋商量,男子默然。

“进屋后,男子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进门的第一眼,我就看着像!’。”陈代军回忆当时对话的情景。至此,寻亲出现重大转机。

当时,与陈代军对话的中年男子就是是李某。面对追问,李某承认13年前的确在郑州二七广场旁抱回一个女孩养在家里。“追问下,李某坦承自己收养的女儿就是俺失踪的孩子。”陈代军回忆说。经了解,李某的女儿名叫李小云(此处为化名),户口登记日期为2003年10月20日,目前正在附近乡的中学上八年级。

郑州夫妻摆摊寻女13年 找到女儿后一家抱头痛哭

当天下午4时许,李某将“女儿”接回。看到眼前的女孩一切都挺正常时,陈代军两口抑制住内心的冲动匆匆离开。

钱爱芬说:“得知真相的那一刻,我真想掂刀砍拐走俺孩子的人……女儿被抱走后,他们不知我们饱受了多少的苦难和煎熬!可看到女儿一切安好时,我这种仇恨才慢慢冷却,甚至消退。”

郑州夫妻摆摊寻女13年 找到女儿后一家抱头痛哭

一切真相大白后,叫了十年左右的爸妈竟然是养父母,而多出的一对陌生夫妇则是自己的亲爹娘,14岁的“李贝贝”茫然无措。而钱爱芬等了一周,也未等来那一声“妈妈”……

DNA比对成功

失散13年一家抱头痛哭

虽然时间、地点等等细节均吻合,但陈代军夫妇仍希望通过DNA比对确认结果,遂向警方求助。11月5日晚,商城路分局案侦大队大队长刘成晓就安排民警随陈代军夫妇一起前往上蔡,采集相关生物检材。

11月17日晚上,民警告诉陈代军,检验结果出来,李小云就是13年前失踪的陈贝贝。“得知这个结果后,我们两口当即抱头痛哭。当晚,妻子就要赶到上蔡接孩子,被我拽下。”可即使如此,陈代军夫妇还是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亲朋好友,并约定第二天大家一起赶往上蔡接回孩子。

郑州夫妻摆摊寻女13年 找到女儿后一家抱头痛哭

18日中午,记者在上蔡县塔桥镇采访时注意到钱爱芬除了换身新衣服外,还特地烫了烫头遮掩住蓬枯的白发。“我想给孩子留个好印象,希望她能跟我回家。可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孩子会不会接受不了,受伤害?!”钱爱芬忧心忡忡地说。

当日下午3时许,刘成晓大队长与李某一起赶到附近的中学将贝贝接回家。当贝贝踏出车门的那一刻,一直守在门口的钱爱芬眼泪夺眶而出,一把孩子搂进怀里。

郑州夫妻摆摊寻女13年 找到女儿后一家抱头痛哭

“闺女啊,你丢了13年,妈妈也找你了13年。13年里,爸妈无时无刻不在想你啊……”钱爱芬大哭着,压抑在心底的痛此刻终于爆发。而此时,得知自己真实身份的“李小云”也是紧抱着钱爱芬,眼泪吧嗒嗒直往下落。而此时,陈代军则是让泪水在眼内打转,拼命忍着。

此情此景,让经历无数生死考验,以坚守顽强著称的女刑侦大队长刘成晓也不禁潸然泪下。她边用纸巾抹眼泪边劝钱爱芬要给孩子一些时间,慢慢做思想工作。随后,钱爱芬和女儿在众多亲属的簇拥下进了屋,找房间单独谈谈。

撕裂亲情的修复

一周了,女儿也未叫生母一声“妈妈”

向附近村民打听,记者得知李某是村中的一名小学老师,教数学,育有两子。“他们两口的儿子比贝贝(李小云在养父母家的小名也叫贝贝)要大很多,一家对贝贝不错,没见打骂过,贝贝在他们家过的应该还不错。”一村民说。

对于是谁将孩子抱回家的,李某向记者表示,他当时和爱人一起在郑州二七广场附近收废品,“当时在路上看到一个小女孩在哭,我们就想着应该是谁家不要的,就把孩子抱回了老家。”

当问及是否拨打110时,李某思忖后说:“当时没有报警”。

而接受警方调查时,李某则改口称当时是自己的爱人和同村一男子(已故)当时在二七广场附近收废品时发现小女孩的。向周围人打听都不知道孩子家人在哪里时,爱人电话联系了他。想着小女孩应是被遗弃的,而且自家没有女孩,所以就领回家里养。

“街头发现个孩子,为啥连警也报,哪怕在路边等一下?一声不吭把孩子抱回家来养,而我们家却像天塌了一样……要知道,孩子丢后我们立即就报了警,寻人启事两小时后已在附近贴了很多。”钱爱芬一连串质疑说。

而被问及当时直接将孩子抱回家给对方造成的伤害时,李某向记者坦诚:“我很内疚。这种做法给人家造成了伤害。”

郑州夫妻摆摊寻女13年 找到女儿后一家抱头痛哭

看到记者手机里4月18日大河报《我姐姐是黑桃A》的报道,陈贝贝抑制不住泪水

虽然已出离愤怒,但钱爱芬两口不得不面对的一个现实是,13年来孩子是在养父母家长大的,这里有她的情感和记忆,而撕裂的亲情需要他们和孩子一点点弥补。另外,对于如何处理养父母和生父母的关系,孩子显得无所适从。记者注意到虽然钱爱芬两口及亲属劝了很久,但贝贝大多时间处于沉默状态。对于询问是否要跟随生父母回郑州住几天,她始终不愿回答。

另外,如何与孩子养父母相处,钱爱芬两口也尽量小心翼翼维持,不敢有丝毫怠慢。

郑州夫妻摆摊寻女13年 找到女儿后一家抱头痛哭

考虑到各方感情问题,11月18日,贝贝当时并未被强行带回郑州。回郑后,为迎接女儿,陈代军特意粉了墙,换了拉帘,将小儿子赶到了楼上,而将高低床的下铺腾出来给贝贝。记者注意到,陈代军夫妇如今一家四口人租住在延陵街一栋楼房凉台下面加盖的临时房。不足15平方米,兼具卧室、厨房、洗澡间的功能。

郑州夫妻摆摊寻女13年 找到女儿后一家抱头痛哭

11月25日,放心不下女儿,陈代军夫妇又特意跑了趟上蔡,为女儿送去一部手机以方便联系。“虽然女儿一直未开口叫妈,我想亲情是隔不断的。与女儿分别时,我的心都快要化了。”钱爱芬说,不过看到女儿新申请的QQ号个性签名一栏写的是“爱你再深 终为过客”时,她的心好像得到一丝慰藉……

目前,公安机关正在对此案做进一步调查。



[ 相关下载 ]
下一篇:曾放弃演从商后做制片人 落魄与吴秀波一起摆地摊
上一篇:福州城管整治占道摆摊行动